85亿身家传奇女赣商她做的酱卤让国人记住了南昌人口味

发布时间:2021-08-02编辑:admin浏览:

  让国人记住了南昌人口味。传奇女赣商徐桂芬的成功,相较于85亿身家而言,是她让国人印象里的卤味拼图更加多彩。

  中国卤味行业里,煌上煌绝对是领军企业之一。2012年,煌上煌在深交所挂牌上市,成为A股卤味第一股。

  有人说,徐桂芬是下岗女工成功逆袭的样本,此线年创业初期,煌上煌仅是个作坊式门店,彼时42岁的徐桂芬,是个下岗女工,一脚踏入酱鸭市场,动机很单纯,就是为了养家。

  到1995年煌上煌第一家分店开张营业时,徐桂芬的奋斗目标与当初创业时可能大不一样了。我想:从那一年起,她让更多国人记住了南昌人口味;原来,会做卤菜的不止是温州人、潮汕人,煌上煌的酱卤,让国人记住了南昌人口味。

  徐桂芬的中年创业,在收获成功时也获取了财富,尽管有时财富数额,也无法与享受创业历程的付出等量齐观的。2021胡润全球富豪榜上,煌上煌的徐桂芬上榜身家85亿元。

  煌上煌,始于1993年徐桂芬创业初期的家庭作坊式门店——煌上煌烤禽社,第一家分店是1995年开张营业的。到2012年煌上煌在深交所上市,徐桂芬创业已有19个年头了。

  如今的煌上煌,是国家级农业产业化重点龙头企业,也是中国制造业民营企业500强。从最早的一个小门店、一口锅、一个炉子,发展到这样的规模及行业地位,也足以见证了她的创业传奇。

  徐桂芬,1951年10月生于江西南昌,在8个兄弟姐妹里,排行老四。她的父亲,当年在菜蔬公司工作,一家人日子也算安定。十年浩劫时,她的父亲被打成关进“牛棚”,母亲一个月仅3元工资,清贫一大家子人,一张张要吃饭的嘴。15岁的徐桂芬,为填补家用,成了南昌火车站的“卖水姑娘”,一天下来,也能挣几毛钱。

  到17岁那年,徐桂芬到江西省西北部的奉新农村“上山下乡”,到1973年返城回南昌时,她已是22岁姑娘了。1976年,她顶替父亲“补员”到菜蔬公司,在下属一个菜店当营业员,也有了一份固定工作。而此前几年,她帮人带孩子,也干过工厂临时工、搬运工。

  “补员”政策,是上世纪七八十年代针对国有集体及事业单位职工子女的就业政策,解决了不少知青返城的就业难题。娃哈哈宗庆后当年接替母亲在杭州的校办纸箱厂工作时,已是33岁的人了。

  1979年,徐桂芬调到南昌市肉食品公司,五年后的1984年,她成为一家门市部经理。她也和很多国有员工一样,嫁人生小孩,假如不是1993年3月被列入下岗裁员名单,她的人生也可能平平淡淡地过下去了。

  中国下岗潮,始于上世纪90年代初,到1998年达到峰值。当然了,最早时也不叫下岗,有的说的“停薪留职”,也有的说是“厂内待业”等,总之,下岗是一代人的梦魇,但也与“下海潮”一样成就了一批人;他们克服困难、自立图强,创造了人生的辉煌,比如煌上煌的徐桂芬。

  徐桂芬与当年多数下岗女工遭遇的尴尬机遇相似,失去了“铁饭碗”,又是拖家带口,人到中年,注定她们无法像年轻人那样到沿海打工,可日子也得过下去。

  42岁的徐桂芬,为了养家,最初做的是炸肉皮的买卖,后来也做腊肠等小生意。经常在菜市场,她慢慢发现,卤菜是门不错的营生。不过,当年菜市场卤菜,要么是温州人在做,要么就是潮汕人的卤鹅。她想,不妨开家南昌人口味的卤味店,也许可以吸引本地人的味蕾。

  1993年2月9日,徐桂芬自筹资金1.2万元,在南昌绳金塔附近,开了一家作坊式烤卤店——南昌皇上皇烤禽社,即日后煌上煌之雏形。这家烤卤店,仅有8平方大,连徐桂芬算在内只有8个人。

  家族化联手创业,是煌上煌徐桂芬成功的保证。她的丈夫褚建庚,现任煌上煌集团总裁,换句话说,她俩也是A股市场“夫妻档”成功案例之一。

  褚建庚,原名“褚建根”,生于1949年9月。1968年,19岁的褚建庚进厂当工人,在江西氨厂工作,曾任江西氨厂团支部书记、华灵工贸实业总公司经理等职务。

  1996年,徐桂芬的煌上煌已开起了一家家连锁分店,奉妻子召唤,褚建庚放弃了某大型国企分公司领导职务,与妻子一起走上了煌上煌的创业之路。到1997年,煌上煌就荣获“全国食品行业质量效益型先进企业”称号,2004年被农业部等单位认定为“农业产业化国家重点龙头企业”,以至到后来上市,这一切也与褚建庚参与管理及努力分不开的。

  只不过,在外人眼中朴实、低调的煌上煌总裁,总喜欢将光芒更多给予自己妻子而已。徐桂芬是“红花”,他是“绿叶”,难怪俗话老说“红花虽好,还得绿叶扶衬;月虽好画,尤需云彩烘托。”

  煌上煌成功了,褚建庚也有精力腾出来,忙里偷闲,他最爱的是根雕。“五行缺木”,他本来的名字就有“根”字,他的办公室、家里,还有自家开的酒店,最常见的是根雕。江西景德镇,是四大瓷器之乡,他也喜欢收藏瓷器、石头。

  2018年12月,煌上煌酱卤博物馆在南昌开馆,博物馆占地达3000平方米,历时两年建设。

  “绝味鸭脖”、“周黑鸭”、“煌上煌”,香港六合贴,如今,酱卤品牌也是越来越多了。与川、粤、潮、客家四大南方卤系相比,煌上煌的酱卤让人领略了江西人、南昌人的味道。建造酱卤博物馆,也是让人领略企业的品牌价值和企业文化。

  煌上煌,在江西影响大,但名气和实力的展现,要靠质量、创新,也要有文化的积淀的,也包括酱卤文化的传承。

  无论是武汉,还是全国许多地方,到处都有南昌人开的酱卤店。将南昌人的味道带向更远的地方,徐桂芬和她的煌上煌酱卤所起的带动作用,功不可没。

  环顾周遭,美食业的老品牌、老字号长盛不衰的很少,老而弥坚更是稀奇,个中缘由也很多,主要还是传承不利导致的。

  煌上煌从1993年创业开始,至今已经28年了,创始人徐桂芬中年创业,眼下也是过了七旬之人,煌上煌家族的酱卤二代代际接力怎么样呢?

  徐桂芬曾总结自己创业体会,除了抓住机遇、回报社会之外,她以为,“家庭和睦是创业的基本保障。”徐桂芬说:“煌上煌连锁经营的成功,离不开我丈夫的大力支持。女人的一生,为人女、为人妻、为人母。在职场上,我要做一个指挥若定的勇将;在生活上,我要做一位温柔慈祥的母亲;而作为一名现代成功女性,我要将女性特有的母爱献给员工和社会。”

  风雨近30载创业,家和万事兴,“家族化”创业成就了煌上煌的今天。如今,徐桂芬、褚建庚的儿子、女儿都已经步入事业舞台,“分工不分家”模式下,同创一片天。

  2012年煌上煌上市时,徐桂芬家族为公司实际控制人。其中,徐桂芬持有煌上煌集团有限公司40%的股权,另外股东“新余煌上煌投资管理中心(有限合伙)”,煌上煌集团持股99%,徐桂芬个人持股1%。煌上煌集团除了徐桂芬的40%持股外,丈夫褚建庚与二个儿子褚浚、褚剑,分别持有20%股权,也就是说,煌上煌集团由其家族100%持有。

  值得一提的是,徐桂芬的女儿褚琳,现为合味原酒店管理公司董事长。多年来,徐桂芬旗下产业也是多元化布局,酒店是家族的八大产业之一。

  从煌上煌上市公司来看,二个儿子处于协作接班状态。目前,长子褚浚,出任煌上煌董事长兼总经理,次子褚剑为公司副董事长。

  褚浚,生于1976年10月,比弟弟褚剑大2岁,褚剑生于1978年10月。其中,褚浚1997年就参与煌上煌的创业了,时年21岁。褚剑进入煌上煌,是2003年,比哥哥晚了6年。

  从今年一季报来看,经营整体稳健,但与同业的周黑鸭、绝味食品等相比,市值明显偏低。这几年,煌上煌的市值,也一直徘徊在80亿元上下,而2016年上市的周黑鸭及2017年上市的绝味食品,为什么能迎头赶上,值得思考。

  公司除了主打品牌“皇禽”牌酱鸭,嘉兴粽子品牌是2014年成功控股的。除了营销创新与变革、渠道开拓及布局、品牌发展,煌上煌也要考虑与同业品牌间的竞争优势到底差距在哪里?顺应市场变化的能力有没有增强的空间及余地。

  内容来源:一波说(ID:yangyibotcc)文章内容不代表本号观点,并对文中观点保持中立,仅供企业家交流参考之目的,如有涉及版权,请联系我们处理。

导航栏

         织梦CMS官方          DedeCMS维基手册          织梦技术论坛

Power by DedeCms